國際志工 – ALEH照護機構志工服務心得分享

國際志工 – ALEH照護機構志工服務心得分享

哈囉~今天邀請(脅迫)到我的直屬學妹Tina,他在畢業後很勇敢的選擇了三個月的國際機構參與志工服務,是不是很厲害呢!

那我們就廢話不多說快來看看Cecilia 的分享吧XD

 

ALEH照顧機構

ALEH是以色列重度多重障礙孩童的照護機構,在全國共有四個據點,為750多位的嬰幼兒、兒童、青少年提供醫療照護、全人復健服務,每年提供45000次的復健治療,提高其生活品質,發揮每個孩童的最大潛能。

ALEH官方網站

ALEH官方中文網站版

Finding the Ability within Disabilities

面對照護重度的多重障礙孩童,很容易我們會看見他們在眾多能力上的不足,無法自己進食穿衣、缺乏口語表達、對外在的環境刺激反應極少等,但換個角思考,有哪些這些孩童相對的優勢呢? 或者在我們的協助下,孩童能完成哪些活動呢?
ALEH Negev是位在南邊ALEH其中一個分部,園區內有類似台灣的護理之家(稱為house)、醫院、特教學校及幼稚園等,提供該區域多元化的醫療和復健服務。

我主要負責的工作是在house照顧多重障礙的成年,年紀約20-40歲的女孩們,根據居民(稱為residents)不同的能力會住在不同的house。在我負責的house中,居民有基本的移行能力、缺少口語表達、ADL能力普遍較差,無法自己盥洗、穿衣,一部分的residents需要餵食,一部分可自己進食。

平日的工作是協助照顧者完成house內的照護工作-幫居民吹頭髮、穿鞋襪、協助餵食三餐加點心、帶領居民參與復健課程,包含陶藝、動物治療、馬術治療、音樂治療、多感官治療(snoezelen therapy)等。

  • 寵物治療-為小兔子準備早餐
  • 陶藝課-與居民一起壓模製作陶土
  • 馬術治療-提供居民不同感官刺激
  • 音樂治療-帶領居民隨音樂拍打節奏、舞蹈

初到機構的前幾天,礙於不了解希文來文無法與居民們有效的溝通的確有些辛苦,幸運地在其他志工的帶領下,學習希伯來文、記起居民們的名字,逐漸熟悉工作的流程。印象很深刻有位臨床老師曾說過:「這些重度的孩子,也許他們的表現無法讓你在常規評估工具上看見一分兩分的進步,但你必須仔細的觀察,從他們細微的表情、動作,你會得到很多資訊。」

  • 以色列志工帶領居民一同歡慶妥拉節(simchat torah)

於是我開始嘗試觀察每個居民的喜好和細微的表情,像是不喜歡吹風機的聲音、肚子餓時會發出哪些聲音、喜歡尋求、逃避哪些刺激等即便我們缺少語言的溝通,但我相信每個行為的背後都存在著意義,看似不適切的行為,背後也存在著原因,像是有位居民因孤兒的背景,當看到志工和其他的居民在玩,而出現打人或是自傷的行為,也許是為了想獲得志工的注意和關愛。

生理復健中心(Chikum)

除了在house的工作外,有幸一同參與復健中心OT的治療,醫院內的復健中心主要提供生理復健,族群從中風、腦外傷、到神經退化性疾病的族群皆有。復健主要以一對一的療程為主,OT相當注重ADL的能力,在初評時會仔細針對評估個案是否能自行穿脫衣物、鞋襪、盥洗、移行等能力,實際請個案執行每項活動,從中確認個案是否可安全地完成,相較於自己的實習經驗,針對ADL的項目大多仍是口頭詢問個案或家屬是否能自行完成或需協助的程度等。由於以色列的醫療體制,人民可免費接受醫療服務,若另外需要照顧者,可向保險公司申請但較耗時,請私人的照顧者則費用過高,因此,多數的個案除了家屬外是沒有額外的照顧者。相對來說,個案有動力要學習如何自我照顧和返家後的獨立。經評估後,個案若可獨立完成,治療師會透過病床前的白板與院內的護理師溝通,紀錄個案可完成的日常活動,例如:可在床上獨立穿脫衣物,護理師就不會給予協助。

  • 準備餐點-抹吐司,為個案返家後ADL獨立做準備

在ALEH,各專業間有較明顯的分工,OT主要負責上肢的精細動作、ADL訓練;PT主要下肢粗大動作訓練。初評時,治療師除了評估ADL的能力,也會評估認知能力(LOTCA, MoCA)、上肢ROM、MMT、握力、精細動作(Functional Dexterity Test, 9 hole pegboard)等。評估資料皆需要記錄在電子系統內,各專業間的資料也是透明化,可以彼此交流,且定期舉辦個案討論會。當個案即將出院返家時,個案會收到來自各專業的報告,內容包含初評、結評、長期目標及建議,以供個案和家屬進行參考或轉介的資料。

  • 運用電腦模擬駕駛情境,訓練個案執行功能

學校系統

ALEH學校系統的職能治療主要分成幼稚園(3m-3y)、特教學校(3y-21y)兩部分,治療師進行一對一或是團體的治療活動,學生有些是園區內的居民、有些是住在該區域有特教需求的孩童。一個班級大約5-6位學生,由1-2位特教老師帶領,另外還有志工的協助。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早餐時間,特教老師運用平板電腦讓孩童選擇早餐想吃甚麼食物,搭配清楚的圖片和文字,根據孩童的認知程度調整選項的多寡,或是透過眼控系統選擇平板上的圖案。即便是多重障礙的孩童也能看重他們擁有生活的掌控權,在照護上勢必會花費更多的心力,但這正是落實他們核心的價值-All people. No Limits.

機構內除了有來自各國的志工,也有許多以色列的女孩志工們(Banot Sherut),在以色列全民皆兵的制度下,虔誠的猶太信徒或是因健康狀況不適合服兵役者,他們可以選擇到ALEH這種機構服務兩年抵兵役,我想這樣的制度也讓一般民眾有更多機會去認識與接觸身心障礙者,透過實際互動更能減少大眾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刻板印象與歧視。

好奇之下詢問關於在以色列OT的教育體制,如同台灣,在以色列大學畢業,通過國考取得證照後即可成為治療師;最大的差別便是實習制度,每個領域的實習時間不相同,從第二年開始到大四上學期,分別有1個月、2個月、3個月的實習,隨著年級越大,實習時間拉長,學生依照自己的喜好領域去安排實習順序,再由學校進行媒合,因此不是每個領域的實習時數都相同。這也意味著在大二的時候,學生就必須了解自己喜歡哪些領域,將最喜歡的領域放在最後一年,但有時也未必能盡人意…. 相較之下,在台灣的實習制度算是讓我們少了這樣的煩惱,能平均地去學習不同領域知識。全部的課程會在大四上學期完成,剩餘的半學期則是學生準備國考的時間。

  • 陪同居民在遊戲場玩樂
  • 孩子透過眼控系統選擇平板上的圖案,向老師表達想吃什麼食物
  • 學校旁的遊戲場,有許多無障礙的遊樂設施,讓乘坐輪椅的孩童也能輕易的參與遊戲

特殊的猶太文化

在歷史上,猶太人經歷不同帝國的統治,四處流亡後最終回歸以色列建立起這個國家,堅強又熱情是我對猶太民族的印象,從各新聞媒體的報導,大家普遍對於這個國家的印象大概就是天天都在打仗…實際生活三個多月,平時的生活比想像中的平靜(畢竟是在沙漠嘛XD),經常可見到士兵拿著槍走在街上或是搭車時就坐在你旁邊,反而是感覺很安心?!
在飲食習慣上也和台灣非常不同!!! 猶太民族吃Kosher食物,有許多規定必須遵守,例如:不食用豬肉、肉類與奶製品不可以混合一起吃(所以別想買到起司牛肉堡了…)、不食用有殼類海鮮,但可吃魚等。平時的食物像是鷹嘴豆泥(hummus)、炸鷹嘴豆(falafel)、沙威瑪(shawarma)、口袋餅(pita)、北非小米(couscous)、shashuka(番茄配上雞蛋)等,幾乎我在台灣從來沒吃過的食物… 但好不好吃我想就見仁見智囉XD

三個多月的志工生活,顛覆過往我對以色列的各種想像,認識以色列這個多元卻也複雜的國家,遇見形形色色的人,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大家帶著不同的理由離開家鄉、踏上這片土地,但相同的是大家想為這些居民服務的心情。即便我們與有如此不同的文化背景,彼此卻能像家人般親切的問候擁抱,讓我更深刻地感受到原來愛離我們的近,如此的簡單卻也讓我能如此的快樂,抱持著服務貢獻的心情來到與台灣相距8300多公里的以色列,但其實我才是從他們身上得到最多的。
這次的國際志工是透過外交部與以色列社福部的合作計畫,除了多重障礙之外,也包含其他的族群像是老人、高風險兒童、自閉症兒童、發育障礙兒童、殘障人士、弱勢兒童、有身心問題青年、健康服務,所有族群都與OT息息相關,也是發揮專業的好機會。

附上相關的連結,有意參考可參考以下連結:

如何申請到以色列從事國際志工服務

想了解更多以色列的志工服務,或有意到以色列旅遊,雖稱不上專業,但都歡迎在底下留言~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